?

喜欢一个姑娘

类别:爱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1-06 | 人气值:

2015年寒假,为了当年死党欠我的一顿饭。百里迢迢的从商丘赶到新城,却不料当日早上已经坐火车离开。当天在客车上一直在想让他请自助餐还是大排档。而现在只有面对汽车站的汽油味埋怨。忍不住在空间牢骚:我不远千里,你却离我而去。地点自动定位的是新城汽车站。

发过后就坐在候车厅等着他给我点赞,给我道歉。却许久没有动静。直到等到一年未见的矿长给我发消息,在新城呢?出来聊聊。

我始终不知道矿长这个外号的来源。矿长长得很白,与煤炭根本沾不上边。我问是不是你家是开矿的。他白了我一眼,我家要是开矿的,会结交你个穷屌丝?

还好今天我们谈论的不是矿长这个外号,我们谈的,是关于矿长喜欢的姑娘。

我记得矿长的名言,不会为上不了床的女孩我花费精力和金钱,尽管矿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个处男。

与矿长是高二同桌,下学期的时候我们一块走读。

欧亚路到中原路算是一条黄金路段,有各种夜总会和KTV,路上常出没各种浓妆淡抹的漂亮女孩。

放晚自习时我们顺路变一块走。遇到值得一看的我便用眼神示意或着努努嘴,这个咋样?

而他总是给我个白眼告诉我,你个low逼。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他的眼光高成啥样,但当他指着班里的陈晓涵时候,才算知道他眼里的标准歪到什么程度。我以前问过矿长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当时矿长刚刚看过杰伦《不能说的秘密》,对里面单纯爱笑的路小雨欲罢不能。他的意图是想找个像桂纶镁这样的。但陈晓涵除了是个女生与桂纶镁性别相同外,无论任何方面都无与桂纶镁有任何相似之处。所以当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之前的对另一方的任何假设都会推翻。毫无疑问的,矿长喜欢陈晓涵。

据矿长说,他见陈晓涵第一眼的时候便无法挪动眼睛。当年矿长刚入班找不到座位,摸索一圈后看到一个女孩旁边还没人,他便上前探着脑袋问。

当“同学”两个字刚刚喊出口的时候,矿长的目光便停在这个女孩的回眸笑脸挪不开眼。陈晓涵长得的确很平凡,一眼看过去让人很难记住那种。但用矿长的话形容,陈晓涵像是落在人间的天使,她扇扇翅膀,矿长的心都跟着飞翔。

在班主任未真正分座位的时候,矿长从一个人的暗恋变成一个人狂热的暗恋。陈晓涵的一次回眸,让矿长欲罢不能,以为陈晓涵是个温柔的姑娘。但一个月以来,陈晓涵将鼻屎往桌下抹的习惯逐渐暴露出来的时候,却让矿长更加无法自拔。矿长对陈晓涵这种嗜好表现叫做有性格,不拘小节而且可爱。听过矿长的解释我便明白他早已无药可医,第一眼的确很重要,尽管陈晓涵女屌丝的气质日益增加,仍憾不动她在矿长心中女神的位置。

矿长的成绩不好,到高三的快高考的时候还在纠结动物细胞有多少条染色体。但矿长是属于那种较有上进心的人,遇到不懂的还是勤学好问。所以那一个月没少麻烦陈晓涵,当然了,也是接近陈晓涵的好机会。陈晓涵成绩在我们班还算不错,也常常给矿长讲题。但矿长的问题是在太多太幼稚,陈晓涵似乎也失去了这个耐心,遇到简单的看一眼就撂笔“自己算去”。矿长似乎也有了讨好陈晓涵的理由,每天从家里带各种零食给陈晓涵,陈晓涵看在零食的份上也不得不放下手里的作业给他讲题。一来二去陈晓涵的身份比矿长总是高一等,矿长似乎也接受了这样的定局。

说实话,矿长是比我还要男人的人。但对刘晓涵像伺候大爷一般的讨好陈晓涵,作为他朋友我深以为耻。

一次放学回去的时候,我问矿长。

“你觉得陈晓涵对你有没有那个意思?”

矿长摇摇头。“不知道,但我觉得这样不挺好的吗,她又没显得讨厌我。”

“但一直暗恋你不觉得太可惜了吗?”

“可能感到会可惜吧,但又能怎样?”

“所以你应该告诉她,因为要是一直不说的话这个遗憾可能会留一辈子,即使拒绝的话,遗憾可能也只有这一次。”

说实话,我自己都不敢向喜欢的女生表白,但在此怂恿矿长,也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顺便也算学一下经验。

但矿长听了我的话如醍醐灌顶,仿佛大彻大悟一般,点点头“说的也对啊。”

“但以怎样的方式比较合适呢?”

于是我低下头详细的给他说方案。

在回家路上矿长一直咧着嘴笑。我明白他是幻想表白以后的事情,该和陈晓涵在一起的时光。怎样的压马路逛大街,怎样的幸福生活。

2011年的圣诞,大雪开始匍匐这座小城。寒风肆虐,冷如刀割。

而这时候也是校外小贩最活泼的时候。各种各样的圣诞礼品被摆出来,最多的就是苹果,用各样的方式的包装好。大多是女生蹲下来在那挑礼物。

当时我还没走读,坐在宿舍里和室友聊天。这时候,矿长便推门进来,手里提着一大袋苹果。

矿长把苹果往桌子上一扔。然后给我们几个散烟。

“今晚就靠各位了,成不成都在这里谢谢了。”

底下的人一片叫好,都说没事。我们一帮子同学是是在学习生涯闲的蛋疼,好不容易遇见个活动乐呵乐呵。哪有不成的道理。

晚自习放学后,教室里人走的差不多了,矿长还装不懂抓住问题问陈晓涵。

时间似乎差不多了,我从门口进来第一个拿着苹果放到陈晓涵桌上。我没有看陈晓涵错愕的表情,紧接着就是后面的宿舍兄弟一溜纵队面无表情挨个的将苹果放在陈晓涵桌上。不多不少整好九个,然后就是矿长起身从抽屉里拿出最后一个苹果,双手捧住。

对不明所以的陈晓涵说;“陈晓涵,我喜欢你。”

陈晓涵站起来,惊讶的看着矿长的一脸决然。

过了好久,陈晓涵的表情由惊讶变成恼怒。“你神经病啊。”甩出这一句,便扭头离开。

看着陈晓涵面无表情的离去,矿长还愣在那里。

我对矿长喊;“傻逼,愣在那干嘛?追啊!”

矿长哦哦了两声,手里还没放下那个苹果就匆匆追过去。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逐渐消失在远处灯光里,我又把陈晓涵桌上的苹果抱过来。

“来来来,一人一个,就当犒劳犒劳大家。”我把苹果分到每位兄弟手里。

“这样合适吗?”一干人看着苹果迟迟没下口。

“唉,哪有什么合适不合适,要是他俩事成了,还在乎这几个苹果,要是不成,这些苹果还给她干嘛,不如我们自己留着吃。”我咬着苹果,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

一群人觉得有理,也没管洗没洗,咔嚓咔嚓的啃起来。

在学校门口等了好久,才见一脸沮丧从操场走过来的矿长。

我递给他根烟,二话没说给他点上。默默的陪他走了好久,终于开口。

“唉……我不明白,为什么只是朋友的感觉。我那么喜欢她,可她只是把我当做关系很好的同桌……这一次……原来只自取其辱。他大爷的。”手里的烟头在昏暗的路灯下明灭可见,像是踹踹不安的心情。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安慰一个人最好的说法从来不是什么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而是说,“你难受个屁,我比你更惨。”虽然看过的电视剧小说不少,但无法马上编一个悲伤的故事给他听。

还好那天,我们遇见一个或许能为他解答疑惑的人。

快走到风暴的时候,裤兜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在学校不?有空出来玩吗?”

“你谁啊?”

“日,我是你哥。”

电话的那头是我表哥。与表哥的关系自然不用说,吸烟喝酒去网吧都是他教的,算是我人生之路的一位不可多得的良师。他只比我大三岁,在高二的时候却退学当兵。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刚刚退伍回家。

我说了具体位置,没想到没过一分钟,便看他举着手机从风暴里走出来。

“里面的朋友刚散,走,哥带你俩玩去。”

我俩坐上哥哥的车后,矿长还是一脸沮丧。

“咋了,这位兄弟,看起来不高兴啊。跟女朋友闹矛盾了?”哥哥一边开车,一边对着车里的反光镜里的我们说话。

“没女朋友,表白被拒了。”我真服了矿长的坦诚,对一个他不认识的人都这样毫无保留,但看起来他是已经无所谓了。

“表白?靠,你们现在喜欢玩这个?”

我无视表哥的惊讶,把详细的经过说了一遍,反正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只是没有说他谁出的这个主意

“哎呦我操,兄弟我说这事你做的可不怎么妥当。哥早年也追过几个女生,以一个过来的人的身份来给你讲讲经验。首先你要记住一句话,告白是水到渠成,是胜利的旗帜,而非冲锋的号角。你不要看那些电视剧里面的屌丝,怎样轰轰烈烈的找多少人来撑场面,弄的场面多大多好,以为这样成功的几率就越大。那都是纯粹的瞎扯淡。你还找几个人送苹果,哪个煞笔出的这么傻逼的主意?你该揍他一顿。”

我一脸黑线,表示不服,要他给我们讲讲为啥不合适。

“所谓的表白就是你一句话就想让别人从了你,前戏都没有就想让人家湿,是不是想的太美了。你以为女生都是那么温顺的小动物,其实女人也有征服欲,轻而易举的东西绝对不会珍惜,你现在表白会让人家你已经没有价值了,你已经拜倒人家的石榴裙下俯首为臣了。人接下来就看人家怎么虐你,你说你原来好好的和别人玩,一块聊聊天开开玩笑的,而你表白之后想想会有多尴尬,肯定话也少了,只会越来越尴尬,最后只是名存实亡的朋友。”

我和矿长顿时哑口无言。

“我都怀疑哪个傻逼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什么爱她就要大胆说出来,这是直男才能想出来的事,追女生从来就是个过程而不是结果。懂吗?”

我俩深深为表哥的才学表示折服,他拜拜手,“这只是经验,过来人都懂。现在都不想这事了,你们还在上学想这些东西干嘛?及时行乐才对嘛,来兄弟,我带你俩放松放松。”

他带我们来的地方是天上人间,这里算是永城最大的洗浴中心了。

矿长透过车窗望着绚丽的招牌,说;“这样合适不,我俩还是学生。”

表哥笑了一下,“学生咋了?你还指望着凭学生证半价?只是带你们洗洗澡,别想太多。”

洗过澡后我俩在走廊等表哥,我问矿长:“你觉得这正规吗?”

矿长摇摇头:“我哪知道?不过装饰的这么豪华,应该没啥其他的东西吧?”

我们正说着,忽然就听见一家房间传来叫骂声,接着房门被推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从里面出来,在门口大喊;“妈累戈壁,经理你管不管,这个客人咬人,说了还他妈不管用。”

我俩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说实话,虽然看过的AV不少,但这是我俩第一次看真实女人裸体。

“硬没?”

“靠,你说呢。”

这时候,我看见表哥收拾着领子从另一家房间走出来问我们“洗完了?”

我俩甚至忽略了他的存在,只是嗯了一声,因为看见一个女人裹着睡袍从也从他房间离开。

最后表哥领着我们在夜市上吃烤串啤酒,安排了我和烂醉的矿长在一家宾馆住下,便离开了。

我有些担忧的望着另一张床铺熟睡的矿长,自己真没想到女生这么复杂,他的日子要怎么过呢。

以后的日子果然很难熬,两人虽然没到仇人的地步,但是朋友的感觉却没以前那么好了。矿长拿的东西陈晓涵都是礼貌的拒绝,问她问题也只是草草了事。矿长努力的装作能回到以前的样子,但不过自欺欺人而已。我看着他整天苦大仇深的脸,只是心里叹气。

我以为他俩之间的关系就只能这样了,但上天有幸,事情总会有转机。

那天周六放假,我和矿长在操场打篮球。不一会却下起了雨,意兴阑珊的我们就准备牵车子回家。

然后在门口看到了陈晓涵。彼时大雨已经临世,茫茫的一切沉浸在雨幕之中。街上的出租车都载满了人,陈晓涵应该是很久没有拦到车。

矿长这时撑着伞到她面前,“我送你回去吧。”

陈晓涵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说“行。”

接着矿长向我摆摆手示意。陈晓涵做在后座上给他撑着伞,矿长扎进雨幕中。

彼时一幕真的让人艳羡,我知道陈晓涵肯定以前还是对矿长有好感的,最起码是不讨厌,要不然无论怎样也不会坐他的车子。陈晓涵也是女生,而且无论怎样都有小鸟依人的时候。

在那之后,陈晓涵和矿长的关系出现了缓和。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氛围看起来还是像以前的疏远,但不同的是,以前是陈晓涵的故意冷落。而现在,是因为陈晓涵的害羞。一种莫名的暧昧关系在其中不断发酵。

高三的伊始,他俩在一起了。

那时候我们都分到不同的班级,但放学还是会一块走。每天矿长都会和陈晓涵通很长的电话,也不会顾及的我的存才,甜言蜜语虐杀一干单身狗。

周六的时候矿长很少再和我一块去网吧,理由是要陪他的晓涵。而且在月末的时候总是会找我借钱,因为买礼物买衣服逛街的钱根本不够。

很多人的初恋折煞于高考毕业,但矿长他俩好像不会这样,高考后矿长在老城复读,陈晓涵去郑州上大学。我当时在商丘复读,但听矿长说他俩的关系似乎还在保持着,可能是矿长的真爱吧。

期间陈晓涵从郑州回来过几次,提着一大包东西来看矿长,从那时候看,他俩的感情还是不错的。

不幸可能是因为矿长的成绩过差,报志愿的时候郑州的四个志愿全部滑档,矿长最终带着落寞与难过去了湖北。

虽然是异地,矿长还是坚信他俩的感情还会像以前那样好,那时候异地恋人的心目中都有个异地恋的楷模,就是陈赫和他的许倩,异地四年还是坚持了下来。长跑十三年最终步入幸福,所以矿长也以为会和陈晓涵天长地久,直到永远。

但也就是升入大学的这一年,陈赫出轨,他俩离婚。陈晓涵向他提出分手。

分手的理由是陈晓涵觉得自己还爱他,但是感觉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矿长于是决定去郑州去找她复合,以前去郑州都是矿长单枪匹马,但这次他叫上了我。可能是因为勇气不够吗?我支支吾吾的不愿答应,但经不住他打电话连求几天。

到郑州会面时见他一身落寞,知道他已经去找过陈晓涵了。

他那天来到的时候是秋雨,弥漫了整个城市。

在学校门口灯光温暖的咖啡店,矿长站在橱窗外看见陈晓涵和一个男生在说说笑笑。脸上的幸福感像当年和矿长在一起的时候一样。

呵呵,还爱他,只是坚持不下去了。

我无法体会矿长的心情,只是在与他聚首的那个饭馆里,他喝了不少。

郑州那时下着很多年一遇的大雨,淋湿着逐渐远去的过往。

那一年,矿长退学。

在新城广场见到矿长,已经逐渐沉稳成熟。再与他谈论过往时显得非常洒脱。

都是过去的事了,他挥挥手。表情读不出的悲喜,仿佛不再纠结一切。

是啊,矿长也已经有了未婚妻,这个暑假过后可能就要结婚了。这个坎也要从心里过去了,年少时喜欢一个姑娘,关于她的一切都是天堂。

只是回首时梦已不再,笑容成霜罢了。

回望同游嬉戏的天地

夜色绮丽你满身潮水汽

阳光晒黑少年贝壳拥抱沙滩

浪花冲掉岁月年纪冲掉头发的沙粒

你冲向大海喊出话语风吹后留底

当初你年幼负气

浪花的洁白少年的大海两人游走前往的未来

岁月听取风的鬓角襟花开得料峭

你眼里的我年轻得刚好

日光垂怜沙滩一夜步履蹒跚

风撩干花瓣的香雨压碎眉骨的霜

你耀世璀璨眸里红炭

我亦澜珊将岁月风光入殓多甘愿

——郭敬明

你可能感兴趣的
?